2017年7月26日 (水)

THE THREE PERIODS OF WAR

There are three periods in war. There is the onset of war, where swiftness of action is what tells most; there is the grip of war, where numbers of {264} trained men are what tell most; and there is the drag of war, when what tells most is the purse.

Speaking by the book, it is of course numbers which tell all the way through. At the beginning—in the onset—the aim is to hurl superior numbers at a vital point—taking the enemy by surprise, and thereby disordering his whole plan of campaign—very much as you knock a limpet off a rock, with a sharp unexpected blow.

If this effort fails to settle matters, then we are in the grip. Here it is a case of sheer heavy slogging of all the available trained troops. The weaker side is driven to the defensive. It is found making use of every artificial and natural advantage to counteract the superiority which threatens it, and which must speedily prevail, if only it be superior enough.

Finally, after a longer or shorter period of indecisive deadlock, the time comes when trained troops and material of war accumulated in advance begin to run short—when new levies, raised since the war broke out, begin to take the field, well or ill equipped, well or ill armed, as the case may be. When this stage is reached we are in the drag of war; and the side which can best afford to feed, clothe, and arm its fresh reinforcements stands at an enormous advantage.

2013年11月 2日 (土)

通往溫暖陽光的窗戶

Rwe23
還記得初次見你,一雙白色板鞋,一條牛仔褲,一件橘黃色半袖,略顯成熟,滿臉的疲倦,卻也遮不住帥氣的臉龐,不燙不染的短發,乾淨利索,這是我對你的初印象,也是我所喜歡的人應該給我的感覺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我還是喜歡穿格子襯衫的你,簡單乾淨,很適合你。現下就算在路上遇見格子襯衫,也會多看幾眼,只是他們都穿不出你的感覺。

你說我很單純,也許我正在慢慢地變成你所說的那樣,才能一直的倚賴著你。他們說,大學不談一次戀愛太可惜了,我一點都沒覺得,遇見你,就夠了。我陪你聊天到深夜,只是為了多了解你一點,一直給你發笑話,只是希望你開心一點,當你後來說你看到那些笑話很欣慰,我忽然覺得很值得CCIBA

也許你知道,只是裝成不知道,因為你已經把自己的心給了另一個人,而我把自己最美好的時光埋葬在了暗戀裡,現下想來,依舊很美好。

前幾天和一個高中的好朋友聊天,她說,她喜歡上了一個常常在一塊玩的朋友,可是他卻和另一個女生走得很近,該怎么辦?我們交流了很多,最後問我,談男朋友了嗎,我說還沒呢,她說,那就等吧,等一個你喜歡他,他也喜歡你的人的出現,喜歡上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很難受。我說,恩,都會過去的。其實我是想說,是很難受,但也很美好,在暗戀的世界裡,不會被拒絕,也許是我們都怕了。兩年了,我已經學著放下了,希望有一天她也會懂得,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本地速遞

我已經漸漸習慣了和你用朋友的身分相處,可以不用再小心翼翼,喜歡上了現下的這種感覺。我大學的兩年,那段有你在的時光已經埋藏在心底,成為我最珍貴的記憶。現下的我們天各一方的努力著,為了未來打拼著,偶爾通個電話,知道彼此很好,這樣就足夠了。

有陽光透過窗戶射進來,很暖和,天氣應該不錯吧,你那裡呢?

2013年10月28日 (月)

月夜下的淡淡光芒

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月夜下的淡淡光芒,聆聽月光的聲音。

一抹淡光掛在西方,我又在那裡糾結這到底是上弦月還是下弦月了,因為總是分不清。

晚飯後,散步於山間小路,看山看水,聽風聽鳥,賞稻賞月,聞著各家各戶飄出來的飯菜香,無工作之累,無世俗之煩,宛若世外高人一般閑適雅致。多么地愜意啊﹗

來吧,我帶你去真正地鄉間小路散步吧──蟲子在頭頂成群,尋找著一切機會鑽入腦袋有孔的地方;蜘蛛開始收網,一絲絲細線隨風飄動,在臉上留下些許無奈或咒罵;蚊子在傍晚也四處覓食,佔據低空……這才是山間小路散步的現實。真要寫山間小路散步,那還真寫不出愜意……你若真想感受鄉間,得再等等Dr. Liao Sheung Kwan……

夜幕真正降臨。

月更顯明亮,山更加青黛,夜空帶著一股青藍色。山間小路旁,溪水泛著時明時滅的亮光。月光溶入溪流,溪水發出悅耳的鳴唱,萬物都在聆聽。隨意地坐在岸邊的一塊岩石上,細細傾聽。思緒也隨水流向未知處飄游,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與美妙,正順著輕風流水游移,穿過岸邊茅草中小虫的交頭接耳,越過溪流中小石細沙的輕聲低語,充滿在我的四圍。銀色波光依舊閃爍,月影散亂成碎金,我頓時忘卻了溪流,忘卻了鳴虫,忘卻了月影,而是凝神領略一種全身心投入的感情。那每一次的聲響,都撞擊我的心田,隨之緩緩流過帶碎金的光澤急件

聆聽風,聆聽水,其實都是在聆聽月散下的片片光輝。

輕風、流水、明月,我想我們已經心照不宣了。

──是日夜

2013年9月23日 (月)

成長讓我們和昨日告別

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花開了又謝,謝了再開,似乎生生不息,可今夕的花還是昨日盛開的那些嗎?春令又至,百花齊放,絢爛繽紛。晚上十點,從圖書館回寢室的路上,月華如練,透過正發芽吐綠的樹枝,洒在林間小道,泛著斑駁的銀光。早春的晚風涼颼颼的,吹著倒也讓人清爽了不少。

轉角處,驀地看見被路燈照射的開得正爛的杜鵑花,這花去年也是這么繁盛開放過吧﹗去年,今年,恍若隔世。去年,我還未離家,未負著行囊求學遠方,那是,有父母的呵護憐惜,朋友的關心照料。孤獨寂寞與我是九天上泛著昏黃暗淡光芒的星辰,遙不可及。而現下的我終是明了,孤獨和寂寞真是不光明的。如今的我,孤身在外,新愁舊怨似一道濃霧向我襲來,緊緊包裹著我,讓我迷失其中,沒了方向。我好想告訴曾經,我是多么懷念舊時光,我好想告訴爸爸媽媽,我很煎熬,可怕您們擔心,每次長途電話,我都笑呵呵地報喜不報憂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成長許是這樣吧﹗無論如今綻放的花是否是去年的那朵,若還為了緬懷已枯萎成泥的花而錯過了美麗的春天,想必將是人生的憾事之一。偽裝的堅強在堅持下會變成真正的堅強CCIBA

成長的路,是必須自己走的,快樂憂傷點綴著它,閃閃發光。告別昨日,把握今朝,珍惜吧,你還年輕的生命﹗

2013年8月23日 (金)

榕樹貫穿的城市雨林

Njytgrfh54 秋的雨,有如故事裡的故事,找不到終點,也看不到起點。來,那就來吧,但沒有約定的開始,但會讓你知道換季的伊芳始,在無法感受到恆溫的天氣,固定的陽光、雨霧、白雲、藍天。出門早看天,行程多打點,不變應萬變,看看身子骨,還是自然俗?

雨林,在城市裡,它位於無居住建築物的公園,這是最後的自然生態圈,人為的。雖然是人為的,但終歸知道人是離不開自然雨林的呵護。雨林的存在,帶來遠古的飛鳥、魚虫,只是走獸出了貂鼠偶然竄入外,再也找不到足跡。人為的,終究抵不過滅絕的回憶泰国房产

一個與時俱進,改變了自然生存支點,一切以錢為中心,管它人不人,鬼不鬼的,只要錢到位,好說。小康,一個簡單的名詞,犧牲了多少自然色彩,加速了自然生靈滅絕的步伐,讓人再也不敢自稱是人,因為,自由的精神已成為故事。想要,只要你有足夠的歲月來支撐,一定能聽到一半的故事。

不到五年的時間,文山原有的廣場草地成百畝的變成了樓房,那些曾經在規劃圖上的公園、人文景觀再也無處可尋,人與自然的和諧家園變成了人與樓房的爭吵家園。出門看見牆,上路得坐車,車窗的風景,手機裡的人生。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樓、別墅成為了叫賣的靚點。而這還不算完,今天,閒逛到琵琶島公園,就連這點幾十畝僅有的孤島公園也開始挖去一大角,建蓋樓房了。

市政規劃官員,你家很缺錢哦?舊屋不敢太過張揚的拆?只好拿公園微薄的綠土地、雨林來下手了?如果說需要在上面建點基礎設施建築,用得著大動干戈?那是個孤島,再有什麼公用基礎設施也用不著放上面。原本就沒多少綠化公用地、雨林。

榕樹為主的行人穿越道樹,不可否認的是其綠化的速度比一般的行人穿越道樹來得快,綠葉時間長得可以和地球比美。怎么說呢,用一句行話來講,為了綠化的速度一眼就得見,急功近利的心思可想而知。榕樹,吸水量大,而且樹根龐大,別說是岩石,連樓房地基都可以撬裂。不管建多濃的地下城,只要上面有榕樹,時間不是問題,穿越混凝土層更不是問題。雖然在城市的局部開始有了鋼混建築的地下通道小小城,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也不能證明市政設施永久化觀點的改變,急功近利仍是目前政績的首選要素。而這一急也說明了一點,官再大,生命也有限,做官的時間坎坎,急人著。興許再過一年、兩年什麼的,這官場潛規則就無情的把自個潛沒了。錢不是問題,年齡是個大問題,生命更是個問題,還能享受公權、公款的時間更是抱頭痛哭的大問題。

一片雨林、草地公園的公然損毀,一個行人穿越道榕樹的潛在損毀,都是不可忽視的城市損毀要素。真的是活不到看到徹底損毀的那一天,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計。不錯,前人造因,後人收果,所謂秋收起義就是這個理了。有飯吃才有鬧的本錢二手生意買賣

秋,秋,秋,秋,瞅,瞅,瞅……軋澀難言話天崖,縱身而去畫彩虹,如夢歌謠何處造,拔根海底針有問,多少變幻可出誠,無咒無垢人自由,雨幕落霧人不數,聽音相依看天際,有動腦子說話史,植物生物動靜物,想得出都有典故,你有話說我聽說,我有聽說你辨過不是一天三兩天,直到世界末日現。

2013年7月25日 (木)

沉重而傷痕累累的心

Wer23412因為虎寶寶的意外,我們的生活變的很沉重,我心裡都懂,只是選擇了不接受。這么多年我以為我可以忘記那份傷痛重新信任你的時候,我才發現輕易的一句話一個動作就簡單的毀掉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
因為相愛很深,真心的珍惜著,我們都藏著自己的傷痕愛著對方,我懂你的付出,只是當她輕易毀掉再次建立的信任之後,我們的感情變的搖搖欲墜,你曾經要我給你一年的時間讓你努力你的事業,努力實現給我的諾言。你知道嗎?那時我一個人在山上,看著飄雪心有多冷多痛嗎?多年前曾經在同一個地方同樣的哭泣,那時有你,而那天我知道你在找我,卻不想告訴你在哪,而你也沒有想到我會在那。最終我們錯過時間去了同樣的地方,對不起,我真的很愛很愛你,因為真心,我不想為難你了,我信任你,信任我們的永遠,我願意給你時間,我會記得我們的第一次,那麼多的單純付出的第一次,我們一起努力吧,寶貝,在那邊給媽媽點力量,給我勇氣等待,對不起因為我的自私放棄了你,也因為著每年在這月我總也忘不掉那年那些心死的日子,每每想起我就會怨他,也就折磨我們的感情生意頂讓
你說過我要什麼都會盡力的滿足我,好,我相信你,親愛的老公,忘記些過去我們會福祉的。我給你時間努力實現你許下的種種,你給我點時間放下那些傷痛,如果到你能實現你的諾言的時候我還是不能放下那些過去,再難再痛,我還你自由,既然愛你,怎么舍得你難受,我要你好好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臉上可以每天都帶著虛偽的笑容,心卻清醒的知道真實的感受,彼此相愛又怎么忍心折磨你,哭過就好了,我答應自己給你時間的這段日子裡好好的,不哭不讓自己喝酒,不讓自己頹廢,等你給我的那片晴空office Furniture
傷痕累累的心,你努力也好好的,好好的不哭不鬧,安安靜靜的陪我等到那天,就如你一直就知道只要他好好的就好,就如那年那些夜,再多的折磨你都沒有碎,就為了不傷害到我最愛的人,現下一起陪我等,我努力修補你的傷痕,你努力不想念,不讓我哭,好嗎?眼淚更多時候是自己流出來的,臉上明明在笑著的電子回收

2013年7月 6日 (土)

坐在窗前聽夏天的喧囂

Claire Hsu 那些,我們一直惴惴不安,又充滿好奇的未來,會在心裡隱隱約約地覺得它們是明亮的。
──題記

風從袖中過的是夏天。

這個夏天,我高三。如許許多多的不想面對而又不得不面對的人一樣,我被時針的聲聲滴答推到了這個公丈跳台的風口浪尖,沒有退路地做著萬全的準備,等待著明年六月的一聲哨響,義無反顧地跳下,翹首期盼著評委亮起的分數Claire Hsu

這個夏天,我坐在窗邊。左耳聽見的是熱烈的夏天在喧囂,右耳聽到的是教室裡自習的鴉雀無聲。時間沒有給我空閒去留戀這個夏天的味道,卻給了我機會去傾聽它存在的聲音。

今天,下雨了。窗外的雨聲如碎了韻律的《唐詩三百首》,原本豐潤飽滿的韻腳在碰到窗戶的一瞬便炸裂得體無完膚。它們“嗶嗶啵啵”地倒在玻璃上,玻璃隨即被蒙上了一層水霧,遮住了視線。窗外沒有朗月高照,沒有紅花綠草,顯現下玻璃上的只有自己尷尬的笑。

今天,起風了。我聽見回聲,來自樹葉與心間,充盈著激烈又充盈著純然,總有回憶貫穿於世間。我聽見左耳風的呼嘯,右耳同學們筆鋒掠過紙面的急促,他們不驕不亂,駐守著歲月的信念Claire Hsu

今天,天晴了。晚上終於有了一聲蟬鳴。17年的等待,只為了一個夏天的絢爛。它們唱著︰“生如夏花/不凋不敗/妖冶如水/承受心跳的負荷和呼吸的累贅/樂此不疲。”它們又憧憬著“死如秋葉/不盛不亂/姿態如煙/即便枯萎也豐肌清骨的傲然。”左耳是蟲子的微微細語,右耳是老師在講台上的重點講解。我聽見,那飛逝著的一分鐘,一個時辰在這樣真真切切地存在過後又大搖大擺地走了。

這個夏天,沒有風穿過袖口的飄飄然,沒有被雨淋濕的大頓悟。這個夏天,如一把刀,殺了我的外婆橋也毀了我的念奴嬌。這個夏天,缺了白日夢,缺了小幻想。這個夏天,左耳聽見的是對將來不後悔的希望;右耳存在著對如今腳踏實地的意念;中間,是一天一天流逝掉的年華。

這個夏天,今年夏天,存在著也準備著。

2013年6月17日 (月)

無法自拔的紹興印象之旅


很早就想去紹興。
印象中的紹興,是王羲之宴請賓客談古論今揮毫潑墨的小橋流水,是紹興師爺穿待馬褂小帽捻著胡須捧著書卷朗朗的頌聲,是魯迅筆下的大街小巷和日漸蕭索的舊時代裡發生的一幕一幕。諸如此類的印象,大約因為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重提,在我的心裡,實已經醞釀成十二分懷舊的味道。故而本還打算去揚州吃一籠蟹黃包的我,在節前的第二天匆匆改變行程,預定了去紹興的車票,在背包裡塞進一本魯迅選集。
假期第一天,經過兩個小時的火車到達紹興的時候,還是早上八點。搭上公車,我便奔赴第一站大禹陵。《史記》稱︰“禹會諸候江南,計功而崩,因葬焉,命曰會稽”,然而大禹的時代,對於太史公而言也是那般渺遠,當時的事跡,除了憑史官從前代的記載中一點點地潤色與增補,終究不能得出一個肯定而科學的說法。神話時代不確定性的浪漫,莫過於是了。
初到會稽山腳下的大禹陵,清晨的山霧還未散去,遠方的山巒呈現著淺淺的黛色。人很少,很靜。雙鳳朝陽的牌坊後,延伸著長長的神道,兩側盤踞十數對肅穆石像,有應龍、黃熊、天馬、九尾等等,俱是大禹治水的神話系列中出現過的,或由大禹或其父鯀變化出來的神獸。譬如這天馬,就是鯀的化身;而那熊,則是大禹的化身。神話中,大禹的妻子涂山氏因為給大禹送飯,無意間看見了大禹幻化的熊,當她羞憤難當轉身逃跑的時候,突然變成了一塊大石,而大禹的兒子啟,便是從那大石裡降生的。諸如此類的神奇,從文字的世界裡躍然而出,為眼前這些無聲的石像賦予了藝術的生命。神道的盡頭是一個開闊的廣場,一側立有影壁,繪有大禹治水的壁畫,其上還擺放著九尊大鼎,象徵著禹王收九州之銅燒鑄而成的九鼎。想來這九鼎的傳說,也是不少,相傳那鼎及其巨大,光抬起一尊,就要幾萬人力;又說大禹將治水時周游天下所見的奇珍異事繪成圖樣,鑄在了九鼎上,好令自己的子民了解這世界上的鬼怪,遇到的時候知道怎樣應對,這便是《山海經》的雛形。如此可見,民眾對這樣有創意有想法的英雄是很崇敬的。
跨過禹貢橋,走進櫺星門,古柏守衛的甬道盡頭,便是大禹碑亭,亭前古樹森嚴,香煙繚繞,碑上題字蒼勁渾濃,氣勢極大,令人心折。左側立有咸若亭,取義萬物順其自身。亭後高台上建有享殿,殿中有大禹靈牌,兩面繪有壁畫,右側是大禹帶領民眾不畏艱險抗擊洪水的故事,左側是民眾擁戴大禹建立大夏的梗概。而這兩幅壁畫之中的聯繫,也實在是發人深思的。且用西方比較有名的諾亞方舟的故事做個比對。方舟的故事中,諾亞帶領家人用鍥而不舍的精神完成了那艘超越時代的大船,同時完成了對生命和信仰的救贖。並用他的忠貞和不屈,證明了上帝無所不能的喜怒和無可辯駁的仁慈。而在大禹的傳說中,洪水的由來已經難以追溯,恐怕也和聖經裡講的一樣,是天帝為了懲罰人類而降下的,而和方舟傳說不同的是,在禹的故事中,神的後代用自己的行動完成了對父親的彌補和對天帝的反叛。大禹一面背負著殺父之仇,一面緊握著帝委以的權柄,一路上會盟諸侯,誅殺異己,使得治水的工作有序地進行,最後,又被治水工程中形成的軍事聯盟推舉為當之無愧的執牛耳者,從而促成了先王舜的禪讓。與炎黃部落之間為爭奪主導權而發生的爭斗不同,大禹此時的行動已經帶上了強大的國家意志,即用武力迫使其他部落為了實現同一個目標展開有序的行動。無怪乎大禹被稱作中華的開國聖君。而東方專製主義的雛形,也在他為人津津樂道的豐功偉業中悄然隱去本來血腥的色彩。我無法對這位四千年前的神話英雄抱有太多的苛責,他的行動只是順應了當時時代的發展,唯有由衷嗟嘆這位中華歷史上第一個朝代的創業者過分的遠見和無畏的膽識。
享殿的一側,有一扇小門,門後是通往禹王山山頂的小道。兩側毛竹粗壯蔥翠,根根如箭般筆直。台階起初還較平緩,越往上越覺得陡峭,很久沒有爬山的我還背著兩天的行李,不得不說爬的有些吃力。好在山間的綠植提供了足夠的氧氣,使我上氣不接下氣之余,卻也覺得心曠神怡。跋涉不久,便到了山頂的平台,台上聳立的是大禹的造像。那造像,一手拄著耒耜,一手叉開,作睥睨天下之狀。居高臨下,俯瞰著生前駐足過的這片白山黑水,神色無比肅穆,加之此時烏雲在天空聚攏,山頂籠罩在一片陰翳之中。冥冥中彷彿石器時代一雙早慧的眼眸,正透過歷史的迷霧,朝我望來,久久凝視,令人沒來由生出些惶恐。
下山的時候,天空零星洒下點滴雨絲,稍縱即逝,帶來些微涼,於是乘興遊覽了山腳下的禹廟。不同山腰上的禹祠,廟宇木架構的建築已經斑駁不堪,石階上也佈滿了青翠的苔痕。影壁前的岣嶁碑倒是顯得別具一格。碑上77字,相傳為大禹治水時所作,筆畫古奧,似篆非篆,雖為後世托偽無疑,倒也能引人推敲琢磨,饒有興味。
出了大禹陵風景區,公車緩緩駛入城區,只覺得一股墨香撲面而來,放眼望去,紹興城中無論住宅商鋪,都心照不宣地沿用舊式建築白牆黑瓦的風格,人力三輪上是書聖故裡的宣傳標語,路邊的廣告牌上都是紹興自古的文人雅士,那垃圾箱也不得不提,上面的圖案,竟然是齊刷刷的梅蘭竹菊,這種近乎暴殄天物的修飾模式同樣體現下了紹興的公廁上,比如蘭亭風景區門外的廁所裡,連隔間的門上畫的都是梅蘭竹菊。。。只能說紹興人對於骨子裡揮之不去的文化底蘊抱著由衷的熱愛甚至執拗。在旅店放下行囊,輕裝上陣。紹興的街上不見機車,汽車比較守秩序,相比嘉興路況也好一些。只是打車前往魯迅故裡的時候,被斜地裡竄出來的一輛三輪車下出一身冷汗,據司機師傅說,紹興的三輪車是相當牛逼的。
魯迅故裡與其說是故居,不若說是一條老街,街上人流如織。街口一方影壁,雕鏤著魯迅先生的頭像,壁下還擺著幾尊銅塑,分別是少年魯迅、少年閏土、還有魯迅的業師壽鏡吾先生。掏出包裡的魯迅選集,果斷求合照。老街幾經修繕,雖基本保留了魯迅筆下朝花夕拾的風物,只是物是人非,被旅遊紀念品、小吃商店佔據了半壁河山,滿街飄著臭豆腐的味道。道旁牆上,“民族脊梁”四個大字金光閃閃,只可笑可嘆接踵而至的怕都是我這般慕名朝聖的犬儒。心想先生若真活到這個時代,就算僥倖躲過那浩劫,怕也只能在屢開屢禁的馬甲後面,憂心忡忡地咯血吧。然而世事終不能如人所料,“他們應該有新的生活,為我們所未經生活過的”,如此想著,暗地裡嘲笑閏土崇拜偶像的先生,亦不免淪為那場浩劫中仇恨話語的精神領袖,和當下時代中不願隨波逐流的青年人們自我鞭策的榜樣,對自己在新中國各個時期截然不同卻揮之不去的偶像光環,先生又不知會作何感想Relocation
魯迅故裡的主要景點有四處,周家老台門、新台門、三味書屋和魯迅紀念館。首先進入的是三味書屋,老屋前橫著一條窄窄的小河,步下台階,便可乘坐烏篷船。划船的大多是些穿著對襟的老人,許是在船上呆的久了,不願在新時代裡放棄這門營生,只見他們手持小槳,腳踏長槳,載著好奇的游人在河道裡暢通無阻地穿梭者,攪起一連串潺潺的水聲。跨過樸素的石板橋,就是三味書屋了。魯迅早年便是在此受業。廳堂迴廊,一應都是江南舊式,走馬觀花,無甚新奇,只那書房還別具一格。廳中那匾、那古樹梅花鹿的舊畫仍在,還有壽鏡吾先生的遺照,先生生前不常用的戒尺也擱在案上。魯迅少時刻了“早”字的書桌便擺在講桌右手邊的牆角裡,此座真是占盡地利,由於位置特殊,老師伏案讀書時,斷然是看不見的,難怪彼時少年心性的小周能在老師抑揚頓挫地念起“鐵如意,指揮倜儻,一坐皆驚呢~~~~”的時候,旁若無人地在自己的桌上描繡像。屋後天井裡,架著幾塊青石板,便是當年學生描畫練筆之物。院中的臘梅枝繁葉茂,彷彿還有小周和他的同學們亂滾亂爬嬉戲的痕跡。
魯迅祖居的周家老台門也無甚可寫。不遠的紹興魯迅紀念館,從先生各個時期的作品中摘錄下代表的句子,陳列以先生生前的筆跡、書信等各類遺物,詳實了然,可以一看。魯迅故居的周家新台門,因為有大名鼎鼎的百草園,倒是吸引了不少游人帶著孩子瞻仰舊跡。百草園早已不是當時的園子,沒有那麼多茂盛的野草,以及在草叢中自由生長的蟋蟀、斑蝥,牆角也再不能挖出臃腫的首烏。現有的只是一片菜畦,種著菜蔬與瓜果,雖則整齊,卻失了當時的生趣。一側還有一口老井,便是小周小時候爬上跳下的光滑的石井欄。這園子因為周家的衰落,在魯迅的父親生前便賣給了隔壁朱家,此時對外展覽,本已十分勉強。也不知解放後朱家的後人,又如何面對老宅的喪失,這中間的心境,和先生幼時怕也是不差的。周家三兄弟的生平往事在各個房間裡被展覽著,彷彿照顧他們的感情,死後也無意令他們相見,只是過去的恩怨情仇已無從辨析,歷史中被人遺忘的點滴也將定義變得隨意且簡單,只有一個委曲求全晚節不保的弟弟,才能凸顯出哥哥的剛烈和孤直,至於其中的真相,是少有人問津的。還有朱安,那個為大先生的名分守寡一世的烈女,也曾在靜靜地坐在這園中,捧過自己痛苦的病心吧。院中尚有一棵桂樹,還有小周聽奶奶講故事的塑像,邊上臥著的小貓,大概是那時悄然從樹上躥下,給小周留下極大陰影的那只。園中還有水上的戲台,戲台三面環水,一人紅妝麗服,在台中舞動著流雲水袖,拿捏著俊俏唱腔。台下一群紅魚浮在水面,鰭尾微擺,卻並不游動,彷彿聆聽得出神,和對岸絡繹而來、接踵而去的游人相比,它們才稱得上是真正的知音了。
老街上的臭豆腐很多,還有別的特色小吃,出了周家新台門,便忍不住嘗試一下。卻覺得這臭豆腐外皮不夠酥脆,內裡也不夠軟爛,論滋味,還不及單位旁邊的那家東塔弄(嘉興最好的臭豆腐之一)。酒釀丸子倒不錯,酒香清甜,令人滿口生津。還有酒心酥柳,拿酒糟裹在面皮中,放在沸油裡炸酥,以此為甜點,實在是很別致的吃法。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飯點。魯迅筆下的咸亨酒店,來了紹興是一定要去的。店門外,上大人孔乙己煞有其事地捻著一顆茴香豆,倚在當年深惡痛絕著他的那張柜台上,笑迎八方來客。身上仍是那件長衫,只是原本頹唐的身姿變得挺拔,有些瘋癲的書生氣早已一掃而空,竟顯出大堂管家的市儈和精明來。我心想著若孔乙己真有其人,怕是不屑於做這等事,但若真如此改變了落魄的運命而免於死亡,卻也給先生筆下絕望的世界送去了一點安慰。那物價怕是今非昔比,一碗酒便要大洋24,再進內一瞧,菜價更讓人咋舌,只好在門外做一個短衫客。好在這酒無疑是好酒,既沒有那個“我”在柜台後面羼水,於是很放心地買了一碗。端給我的時候,慢慢一碗,下意識愣了一下,卻尚不知所以。只默默找了個空位,默默喝了起來,喝了幾口,覺得分量不對,對頭看牆上的選單,才知這一碗酒便要十足半斤,無法,只好從長計議。鄰座是一湖南小伙,看我獨自飲酒,也沒下酒菜,十分體貼地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吃。從來不太愛吃蠶豆的我婉言謝絕,兩人的話卻多了起來。聊興正濃時,突然一個大叔站在桌邊對我們作揖道︰“行行好兩位小哥,把碗酒給我解解渴,等我下個月有錢了,回頭給你們買兩斤。”不知是喝了酒的緣故,還是這場景似曾相識,我們面面相覷,竟不知發生了神馬情況。那湖南小伙支支吾吾說,這酒我已經喝了,給你喝怕不好意思。我回應過來,也如此說。如此推脫了兩回,那大叔彷彿很不忿地搖了搖頭,二話不說,端起湖南小伙的酒碗(比我那碗多)咕咚咕咚喝了下去,面上立竿見影似的泛起了酡紅。他很滿意地嘖嘖嘴,拿手往臉上用力一抹,將酒碗扣在桌上,像他來時一樣,悄聲無息地踱出店門,跨上電瓶車若無其事地走了。留下我和湖南小伙目瞪口呆地目送著他的背影,好像“我”和掌柜的目送著盤腿坐在蒲團上的孔乙己Claire Hsu
晚上還有沈園之夜的作秀。大抵很多古城都有一個萬般無奈的愛情故事,在西安是長恨歌,在杭州是白蛇傳,放到紹興,就是陸游和唐婉的釵頭鳳。表兄妹二人婚後情投意合,卻被望子成龍的婆婆拆散,兩人勞燕分飛,各自婚嫁,心中卻從未放下舊愛,直到再次在園中相見,陸游心中百轉千回,題下一首釵頭鳳,唐婉見此,抑郁成疾,亦題下一首釵頭鳳,最終撒手人寰。於是一唱一和這兩首詞作,遂成了這對苦命鴛鴦的愛情絕唱。步入沈園,但見園中高低迴廊,掛滿許願、宣言的各類木牌,雖不曾翻看,略略地也感到人們對愛的虔誠。園中樓台幾經滄桑,而今所有,俱是近百年重建。池中荷葉既盛,間或三兩支冒尖的荷苞,不知所措地接受著簇擁,集聚著綻放的力量。園中一面影壁上,鑲著兩塊石碑,碑上所題,便是流傳至今的兩首釵頭鳳。常有手挽手的情侶在此駐足留念,辨認著碑上字跡,默念、神游著。“沈園之夜”演出的雙桂堂中,早已擠滿了人。我挑了一個靠後的桌位,等待作秀開場。老先是管家上前,用地道的紹興腔為大家做了開場,接著,便是關於釵頭鳳的愛情故事。陸游與唐婉愛意的纏綿、際遇的淒惻,化入宋時的詞闕,越中的唱調,透過演員投入的演繹,令人心中不禁油然生出許多酸楚。面對此情此景,兩邊繚繞的是青年男女親昵的低語,我我摩挲著腕上的香囊,回想著只身到此的種種不合時宜,只能琴聲嗚咽,淚水全無。沈浸充滿著愛意和柔情的光怪陸離裡,不能自拔。

2013年4月20日 (土)

癡癡愛著的男主角

 有一個女子,身穿淡黃衣衫,腰懸短劍,韶華如花。名喚郭襄。是大俠郭靖與女俠黃蓉之女。這樣一個聰明可愛女子愛上了一個比自己年紀大很多卻有妻子的一個人,那個人便是楊過。自從第三次華山論劍後,眾人在華山分別後,她依然一人行走江湖,開始了尋找楊過的旅程,只希望能與楊過碰面,卻始終沒能再見面。在她四十歲那年,終於大徹大悟,在峨嵋山出家了椎間盤突出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那一聲“大哥哥”的輕喚纏成你一生的情傷,那三枚金針的許諾讓你芳心從此獨屬一人。
  楊過,是郭襄眼中無所不能的大英雄。郭襄,是楊過眼中夢幻般純真的少女。
  第一枚金針只為見你面容。見到面容後更是芳心大亂一發不可收拾。
  第二枚金針她想與他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想讓情懷更複雜。便是過生日的時候,到襄陽城看她。
  楊過做到了,還給她準備了三份禮物,三份太大的禮物,大的不敢當的禮物。楊過憐惜他,不願她枉費情意,卻又極力避免她的誤解。想來在她心目中只有放煙花這份禮物是最珍貴的,我想這便是她一生中最燦爛的時刻了,這一幕,想必任何女子都會牢記終生。一看到這裡,看到她那又開心又失落的背景,忽然有種想痛哭的心情。黃蓉是精明的,看出了她的古怪,但是你再怎么聰明也猜不到她是為了楊過,是為了情而苦惱。
  第三枚金針隨你奮罔顧身地跳崖只為你能好好活下去。
  此生你為誰而活,所謂情為何物?
  世人再怎么風流瀟灑,再怎么武功蓋世,終不是你心目中的大哥哥,但是你心中也知道只有像龍姐姐那樣的人才能配得上你的大哥哥。
  楊過是淒苦的,那郭襄呢?
  楊過只是前35年淒苦,而郭襄只活了16年,余下來的時光都只為了追尋那一瞬的絢爛,獨自黯然傷神的尋找心裡的那個大哥哥。卻永遠沒有見到。
  我一直認為在金庸先生的故事中,最淒苦的是那個精靈古怪,善良的小郭襄。
  阿紫抱著喬峰跳崖都比不上,因為他的姐夫最後終於和他在一起了,死同穴。
  阿朱被喬峰誤會失手打死,但她曾經得到了喬峰,死無悔。
  程靈素死在胡斐懷中,死得愿。
  黃藥師終身郁郁寡歡獨自一個居於桃花島卻也有一女,無法匹配。
  小昭與張無忌永遠分開,曾卻可以與那麼多競爭對手一同喜歡,一同對他好。她是無憾的。
  令狐沖喜歡小師妹再苦,卻也有任盈盈永遠陪著他。
  還能有誰比得上她的淒苦?她得到了全世界的青睞,偏偏沒有得到唯一一個人。曇花一現只在一瞬間,卻落得個終身寂寥貨運公司
  你可記得那一夜風陵渡的白雪?
  你可記得那一夜為你而放的滿天煙火?
  你可記得絕情谷崖奮罔顧身的一躍?
  我想你是記得的,不然你耗盡心力教匯出來的弟子為何喚作“風陵”那不正是為了懷念你與你大哥哥相識於風陵渡嗎?天涯思君君難忘。
  最後,你大哥哥走進終南山底,而你踏上峨眉山頂,
  一轉身,永不見,各安天涯。

2013年4月11日 (木)

活躍在春天的小時候

在讀著學生的作文,關於春天的。讀得累了,戴上耳機,一邊聽著音樂,一邊看著窗外。我想到自己的現下,想到今天晚上下班後,不想在宿舍睡覺,但是我卻沒有想到其實這間辦公室應該也是自己很喜歡的──因為窗外是一片的春意。
3242
是啊,這窗外有我喜愛的春天的綠色﹗這世上的綠色,總是那麼執著。青青的草地、濃綠的樹木,在每一年的相同時間裡準確無誤的發芽、生長…….這綠色,昭示著生命的生生不息,昭示著希望的無處不在。所以我總為它感動、為它沉醉。

小的時候,每當春天來了,就是我們快樂的開始。

當柳樹的嫩芽破皮而出,我們會扯下長得最直、最壯的樹枝,剝開兩頭的樹皮,然後一手捏緊樹枝,一手不斷扭動樹皮,直到輕輕一抽,就能將樹皮完整的抽離樹枝。我們剪下其中最完好的幾節,用小刀將這柳皮“小圓筒”的一端再輕輕劃去一層皮,一個可愛的“柳嗚嗚”就做成了。每個小伙伴手裡都會有好幾個“柳嗚嗚”,長的,短的,粗的,細的。我們把“柳嗚嗚”含到嘴裡,然後鼓足力氣吹,它就會發出“嗚嗚”的聲音。我最喜歡10厘米左右的“柳嗚嗚”,雖然吹起來很費力,但它的聲音一響起來,就那麼的清脆、洪亮。那一刻,我會感覺自己很偉大,像極了電視上吹響戰爭號角的士兵。

我們吹著“柳嗚嗚”到小伙伴家過家家,吹著“柳嗚嗚”到田野裡采野花。

大人們聽著“柳嗚嗚”種下新一季小麥,燕子們聽著“柳嗚嗚”結下又一個暖窩,蝴蝶聽著“柳嗚嗚”在花叢中翩翩起舞。慢慢的,我們吹著“柳嗚嗚”長大…….

當柳葉再大一些,就到了清明前後。這是每年春意最濃的時候。院子裡、路邊,菜地旁,所有的果樹都開花了,紅的、白的、粉的…….田埂上、小溪邊,所有的野花也都開了,黃的、紫的、白的 ,當微風吹起,所有的花都在輕輕擺動身姿,你看,所有的花都在微笑﹗

每天,我和小伙伴都會跑到果園裡、田野裡采下一把一把的花。清明的時候,這一把把小花被我們放在死去親人的墓前。那時的我們不知道鮮花可以寄托哀思,只是覺得當把花朵放在墓前時,這墓碑也變得如同花兒一般美麗了。下課以後,我們坐在田埂上,將這一朵一朵的鮮花編成一頂頂“涼帽”。朵朵小花襯著那綠茵茵的柳葉,真美﹗

這一刻,我們置身於春天裡,這一刻,春天盡在我們手中﹗

又過了幾天,果樹花都謝了,變成了一個一個俏皮的小果子,野花也都謝了,蒲公英正在漫天飛舞。我們也找到了新的快樂,那是長在村口、河邊的一棵棵月季。它們總是倚著粗壯的柳樹生長。也不知道它們被種下了多久,只是當我們看見它們時,它們已經鋪天蓋地,遮雲蔽日了。在暮春時分,月季開花了,整棵樹都被籠著了濃郁的花香,那彎曲的柳枝,像是承受不了那麼多花朵和香味似的。

在週末,我們總是相約著一起到河邊月季下洗衣服。

那時我們還小,洗的衣服也少,當我們把沾滿洗衣粉泡沫的衣服放入河裡時,那些泡沫會順著河水漂去。頓時,整個河面上都飄滿了五顏六色的泡沫,一直延續到河水轉彎處,五彩的泡沫被開在水邊的野薔薇花一個一個弄破了。再揉兩把,衣服就漂洗乾淨了。洗完了衣服的我們舍不得離開﹗你看,我們頭上開滿了粉粉的月季呢﹗我們伸長手臂扯下那些開得最好的月季,扯下那些正待開放的最大的花苞,鼻子聞著月季花香,嘴裡嚼著那肥嫩的花瓣,手裡捧著大把的花枝,聽姐姐講著“白雪公主”的故事……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童年的時光就在這滿目的春色中過去﹗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回憶著我們的童年,那春天裡的童年﹗

«平靜得像個孩子

無料ブログはココログ